扁子

我是渣渣!狗头护体!

© 扁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冰九】魔头

        “沈清秋。”洛冰河看着枕边人,轻轻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什么?”许是刚刚翻云覆雨一番没了力气,许是此时的魔尊与平时强硬的他判若两人。沈清秋竟是没有了之前的尖牙利嘴,像一只没了利爪的奶猫,软软的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搂着沈清秋的腰,凑到他耳边:“师尊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的吗?”...


再记一个脑洞

想看冰九两位穿到霸总小说里面被强制尬剧情台词,但到晚上会恢复正常。有谁想写?


注:说不定我不懒了就自己写了【狗头】

哪个小天使写了记得艾特我,我也想看!【懒jpg.】

记一个脑洞

        一朝穿越,我成了宁婴婴,这不就是看冰秋恩爱的福利吗?!再一看周围,不对啊,这不是清静峰的装修!仔细一想:“完了,这是看冰九活春宫的福利啊啊啊......”

我:......我觉得我可以先死一死:)

*先记着,说不定就写了呢【狗头】

【冰九】洛冰河你这个...

*深受荼毒的我

*一个小脑洞

*我有毒吧!

“师尊,”洛冰河说着,顺带将沈清秋压在床上,咬上了他的脖子,“来做点成年人该做的事情吧~”


        沈清秋红着脸,恼怒地将洛冰河踹下床:“滚,发情了就自己去解决!睡书房去吧你!”


洛冰河:“师尊——”


“你怎么这个亚子!”

【冰九】空

洛冰河未曾看过它,

那盏茶,

在他的漠视下冷却,

正如沈清秋在他的折磨下一点点破碎,

一·点·不·剩!

“师尊,求求你,理理我吧......”

一届魔尊,在这无人问津的宫殿中哭得像个孩子。

一如当年。


很短小了,上一篇写这么烂竟然还有人喜欢嘛,谢谢喜欢www